《猎场》遭遇低开 姜伟:我喜欢让观众猜不着

作者:花生米 时间:2017-11-14 20:06 来源:明星图 阅读:
摘要《潜伏》《借枪》后推出的《猎场》遭遇低开 姜伟:我喜欢让观众猜不着 因版权官司搁置了一年多的《猎场》上周终于在湖南卫视开播。之前这部剧积累了超高期待值,既因为导演兼编剧姜...

《猎场》遭遇低开 姜伟:我喜欢让观众猜不着

  《潜伏》《借枪》后推出的《猎场》遭遇低开

  姜伟:我喜欢让观众猜不着

  因版权官司搁置了一年多的《猎场》上周终于在湖南卫视开播。之前这部剧积累了超高期待值,既因为导演兼编剧姜伟有《潜伏》《不要跟陌生人说话》《借枪》等作品垫底,也在于胡歌、孙红雷、张嘉译、祖峰等等一长串“认戏不认钱”的实力派组成了超豪华阵容。然而千呼万唤始出来,首先迎来一片失望声。豆瓣起评分不到6,网友的评论一点都不客气,N宗罪包括:画面陈旧、剧情凌乱、女主颜值和演技都不在线、“谁追得紧就跟谁”的感情观令人难以接受、胡歌的颜值和演技当然都值得原谅,但是身为男主角前四集就接连犯下传销、入狱、伪造身份等错误,不停挑战观众的心理预期……

  四集之后,《猎场》的口碑开始反转,各种“好声音”包括:真实代入感强、台词厚味、谍战化的职场戏、人性丰富多义、社会信息量大,很难拖拽进度条快进等。至于胡歌的问题,也被解读为观众们看惯了出场自带光环、人生从完美走向更完美的偶像化现代剧,面对郑秋冬这样充满“污点”的大男主人设才会如鲠在喉。

  总之,姜伟还是那个姜伟,两耳不闻“市场事”——《猎场》按照自己的节奏讲故事,徐徐展开节奏和格局,如同当年的《潜伏》也是赛程过半才发酵、沸腾;姜伟还是那个姜伟,但这次的确带来观感的种种脱节、不适、落差。《猎场》究竟是个怎样的作品?北京青年报与姜伟进行了对话。

  谍战剧?

  猎头行业的神秘性具有谍战色彩

  北青报:之前您的作品多是谍战戏,为什么会对猎头行业剧有兴趣?

  姜伟:人力资源这个行当,工作方式很有神秘色彩,里面有计谋、智慧,有明修栈道、暗度陈仓的手段,这是其职业特点。他们的工作有些环节就不能让别人知道,先要和你秘密接触,本身的秘密色彩让我选择了这个题材,可能用谍战方式去讲故事。在现代生活中,可能做安全、情报工作有这个色彩,别的行业我还想不出来。最初是跟朋友聊天时候聊到的,他说了一句“我接触你,需要约你在单位之外,窗帘拉上,不能被任何人知道”。这么个小事,对编故事来讲,就可以无限放大。

  北青报:在准备剧本的过程中,对猎头行业做了哪些功课?

  姜伟:首先做些基本采访,去海德思哲,五大的第二名,去北京部采访,看一看他们的房间、布置、陈设,还有工作人员基本的结构。他们一色的小姑娘,叫助理。接待我们的是一个朋友,也是一姑娘,给我们介绍办公环境、日常工作等。他们每个都有英文名,他们讲话都是汉英夹杂,因为这个行业本身就是舶来品。

  北青报:剧中胡歌饰演的郑秋冬因参加传销而入狱,您为什么对传销问题和服刑人员回归社会的问题这么关注?

  姜伟:其实传销问题和服刑人员回归社会的问题,并不是我特别关注的。我是想要写一个年轻人在人生开始的时候有些挫折,只不过在他的挫折中选择了传销犯罪和入狱。如果是另外一个编剧可能会想到用别的方式让他有挫折、栽跟头。但回归社会是一定的,也是我要写的方向。

  节奏慢?

  已经剪掉了最早版本中的拖沓部分

  北青报:对已经播出的部分,一些观众的疑惑在于情感部分节奏太慢,太拖沓,这种剪辑结果是您的本意吗?

  姜伟:我不会把慢作为本意,职场剧不应当只有职场戏,它应当还有家庭戏、亲情戏、爱情戏。处理预设时,为将来人物打基础的时候,肯定是会做更多的交代。最早的版本中,是有些拖沓,但我已经剪掉了,现在这个版本对一个言情戏份来说,是在节奏中的。

  北青报:看来您并不认为这是一部职场戏?之前的宣传一直高调称《猎场》为高端精英职场剧。这种错位是目前造成观众失落的原因吗?

  姜伟:职场和感情是可以相容的,一段职场,一段感情。就像谍战戏一样,一边完成地下任务一边谈情说爱,也是可以有生活戏的。

  “人设”污点?

  太完美的人设,完成不了

  北青报:除了节奏问题,开场郑秋冬、罗伊人和老白的三角关系,以及他们处理感情问题的方式触碰到了观众的“禁区”。为什么要这样设置?

  姜伟:这不是三角恋。罗伊人跟祖峰扮演的老白是情侣关系,头天晚上她想跟郑秋冬好,第二天她知道老白不行的时候,就主动打消了这个念头。我觉得罗伊人的道德底线守得非常紧,而且很仗义。如果说郑秋冬、罗伊人那天晚上的拥抱接吻是踩底线的话,请不要拿圣人来要求普通人。这是人之常情的情不自禁,而且他们还有前史。